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通知公告 >
通知公告

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有关专家高度评价《波茨坦公告》

  有日本国内舆论认为,日本不是《波茨坦公告》的签字国,《波茨坦公告》对日本没有约束力。针对这样的论调,金以林说,这是完全没有说服力、毫无历史常识的妄言。《波茨坦公告》是中美英三国针对战后日本的处置,自然无需日本签字。

  金以林说,《波茨坦公告》明确中美英三国受所有联合国家之支撑及鼓励,对日作战,不至其停止抵抗不止。这是向世界庄严承诺,不打败日本,同盟国绝不罢休。《波茨坦公告》还确定了同盟国战后对日本的占领、领土确认、战犯审判、战争赔偿等责任。

  今年7月26日是《波茨坦公告》发表70周年纪念日。7月23日,国务院资讯办公室举行有关《波茨坦公告》的资讯吹风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专家围绕《波茨坦公告》的背景、内容、意义等方面情况向媒体做了先容,强调《波茨坦公告》是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

  吕耀东说,这种趋势变得愈加明显。日本政府现在退而求其次,日本的一些右翼势力有企图破坏《波茨坦公告》的言行,有的日本右翼势力企图阻挠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现在的日本政要打着“积极的和平主义”口号,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法案贯汇其中。现在又有人试图修改体现《波茨坦公告》精神的日本宪法。但其国内外的政策却不是这样。安倍内阁去年7月1日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议案,

  吕耀东说,日本政府违背《波茨坦公告》的言行,无疑是对以《波茨坦公告》为代表的国际性文件的公然藐视,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践踏,引起了国际社会爱好和平民众的警觉和批判。

  金以林说,无论是1945年战争结束时日本签订的《投降书》,还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签订的《中日联合声明》,都清楚地表明日本政府接受了《波茨坦公告》,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日本右翼政要所谓《波茨坦公告》对日本没有约束力的说法是荒谬的。

  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赵建文认为,从国际法角度看,《波茨坦公告》奠定了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首先,《波茨坦公告》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原则相一致,是理解和说明《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三条和第107条的“敌国条款”的最贴切依据。“敌国条款”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实际应用,而是定义了二战中的敌国。

  其次,《波茨坦公告》重要性不仅在于促令日本投降,更在于规定日本投降以后的事情。《波茨坦公告》第六条从政治上消除欺骗日本人民、误导日本人民,使日本走上妄图征服世界道路的政治势力,还要把穷兵黩武主义从世界上消除,从思想上消除战争根源。第八条的领土条款限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并且重申《开罗宣言》条件必须实施,以及第十条关于战犯审判问题,这三条把战后的主要问题讲明白了,规定清楚了。

  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在先容相关情况时说,《波茨坦公告》为战后国际秩序的建立,以及对日本的战后处置确定了明确的法理依据,并为日本政府所接受。

  并出台相关的安保配套法案,吕耀东表示,比如在战后,随着日本政坛总体保守化的加剧,永久剔除军国主义、建立崇尚和平之政府是《波茨坦公告》的重要内容之一。目前新安保法案已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通过,现在要提交到参议院表决。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国内有修改宪法的动向!试图通过宪法说明解禁集体自卫权,终因日本民众的反对没有进行。

  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在终战诏书中接受了《波茨坦公告》。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并无条件投降,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同时意味着日本履行《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规定的相关条款,遵守以上相关文件。从这个意义上讲,《波茨坦公告》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

  吕耀东认为,日本新安保法案的内容就是要放宽对武器的出口限制,扩充防卫力量以及向海外派兵,该法案中有一项就是要向海外永久派兵,这些内容恰恰是与《波茨坦公告》相关规定相背离的。因而,日本右翼政客对《波茨坦公告》视而不见,避而不谈。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有关专家高度评价《波茨坦公告》的重要意义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7-27 00:47   【打印此页】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