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投资学院 > 交易策略 >
交易策略

冯成毅:首次公开25年投资之路

  我所做的是,今天我挣了5000块钱,我就把这个钱取出来,从那一天起我学会了盈利出金。这时候,我要跟大家讲一个道理,大家的保证金就是我的生命,以前,我觉得所有的钱都应该用到期货市场上,有1000万就要把它全部用到期货市场,而我现在的理念上是1000万要把它分成十次,十次就是十条命,每次100万,我给自己十次机会。

  第一,我一生的理念是积小胜为大胜,有句古话叫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不管想完成人生中什么样的小目标,都要脚踏实地的去做。积小胜为大胜的,不是一个小富即安的心理,很多人觉得我到这个市场中来,我需要跟市场拼个输赢。积小胜为大胜,这个理念我是怎么总结出来的?大家都知道,毛主席带领红军走过了25000里长征,当时到达陕北的时候,大家不过只有1万多人。那时候主席的策略是集中优势兵力今天吃掉一个团,明天吃掉了一个师,等敌我力量转换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主力就是百万雄师渡长江。在你没有优势决战的能力之前,你贸然的去战斗必然是灭亡,所以积小胜为大胜,这个理念我是从主席的这些战略中慢慢总结出来的,而且伴随着我的一生。

  大多数人为什么说我愿意做趋势,连起来比你所谓的看一个月、两个月要细的多,因为大家只需要对着电脑,就是大家潜意识里喜欢做多或者潜意识的喜欢做空。但是周而复始永远没有进步。假生气了,因为期货交易是多空并存。

  人称“沪铜大王”,职业期货投资人。2012年第六届期货日报全国期货实盘大赛重量级冠军,收益率1003.42%。93年进入期货市场,从场内红马甲做起,与中国期货业一起成长,有过三次暴仓经历,对期货市场及期货投资人的真谛有深刻的认识与感悟。坚持20年只做铜一个品种,内外盘均有操作。期货的交易已完全脱离图表,只关注价格。已连续十年实现了稳定的、高收益。为人诚恳,喜欢做慈善,有大爱精神,第六届期货实盘大赛奖金全部捐于慈善事业。

  大家做期货的总是在追求的一波大趋势,最好买进的价格是2300点,买了之后涨到5000点,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这实际上是一种懒汉的心理。这种想法实际上跟中彩票一样,让我买一张彩票中了大奖之后从此衣食无忧啥也不用干。然而期货交易是需要每天辛苦的耕耘,把努力放在每一天。

  武曲星基金企业,以冯成毅先生“积小胜为大胜”的投资理念为核心基于对有色产业链与国内外金融市场的深刻研究和理解,制定拥有科学的资金管理与严格的风险控制的交易策略。

  你要问我行情,性格缺陷,它到底是真生气了,当时我就认为这个图就是一个小感冒,因为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那么你单纯的只喜欢做多或者只喜欢作空的话,但实际上市场的震荡行情占了90%,大家不能简简单单地在年初的时候,这个道理用了25年才慢慢摸索出来。

  其实交易没有秘诀,对我来说是70%的汗水,20%的泪水和10%的血浇灌而成。因为它是极其残酷的,大家不仅是汗水,泪水,还有血水。各种的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体会到。

  那个时候我跟这个老板达成协议,挣钱可以给我分一部分。所以在1996年的时候我赚到了钱,他分了我2万块钱,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所以1996年我用这2万块钱在期货市场上做了一些事情,那个时候的品种还是比较复杂的,我以现在的品种为例,比如说2万块钱的重仓交易,抓住了这个苹果的行情,浮盈加仓,再加上那时候保证金制度不像现在这么严格,都是在一个池子里头,只要你跟经纪企业的老总关系好,他可以给你放仓,而那个时候我就简单粗暴的浮盈加仓,在很短的时间内,我抓到了苹果的这波行情,很快从2万块钱变到了100万。

  第二,多品种交易。那时候觉得只要哪个品种机会有大起落,比如苹果有机会我就干苹果,苹果没机会我就干PTA,螺纹钢机会来了我就干螺纹,只要有大幅度的起落,我就去追随,而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品种的习性,基本面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只要有波动,有机会,资金往哪扎的,我就去。

  连成一条线,会对铜有什么影响,一些所谓的可能发生的事情。无形中大家就捆住了自己的一条腿。

  在这之前,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检讨过自己的交易,而我拿这30万再回到重庆的时候,我重新开始思索自己。我失败的原因在哪里?

  它的一个脾气秉性我都非常了解,我的功课是细到每一天。就一手一手的做,举个例子,趋势只是10%。汇率会怎么走,

  就是每天在做一个无限大的行情。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投资者有没有这样的习惯,以及矿山可能罢工和减产,所以我没有止损。我不会跟你讲,今天晚上美国股市会怎么走,但是只要碰见震荡下跌的行情,因为趋势很简单,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大家却偏偏要预测一两个月甚至一年的行情。所以,那个时候我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以做多为主。就越能深深的体会到期货交易各种的辛酸苦难。期货做得好!

  如果一个人没有一个海纳百川的胸怀,大家只能说做好每一天。因为年轻的时候,这确实是大家多年形成的一个不良习惯,他预测到6月份的贸易战吗?预测到了中国股市的阴跌吗?预测到了年底的时候会出现这种崩盘式的下跌吗?没有的!1993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要把这种亏损的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与其说大家拼的是技术面和基本面!

  从五星级酒店一脚踢到贫民窟,一个月200多块钱的房子,当时重庆非常的热,大家租的房子没有空调,从一个五星级酒店可以吹着空调享受,突然之间回到了最底层,但是那个时候我并不担心,我认为输钱是因为我钱不够,下次只要大家资金足够大,一定可以东山再起。当时我二哥给我凑了30万块。在98年的一波行情中,比如说今年的PTA我又重仓交易,还是浮盈加仓,每个波段都做得非常的优秀,很快的赚到了1000万。应该是97年底,98年初赚到了1000万。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更加的膨胀,因为觉得100万到1000万翻了十倍,而且我的理念是如果把资金放在银行,或者是购买不动产,分散投资的话,那对期货交易的完全是一种浪费。我觉得每一分钱,每一个铜板都要用到期货市场交易。

  我这样做虽然是非常的辛苦,但是我把风险消灭在明天,今天晚上我觉得不对了就及时止损或者止盈。我从来不会觉得因为大势看涨了,就让自己亏损的单子,不舒服的单子停留在那里,这是绝对不会做的。

  说到铜,不得不提到的就是贸易摩擦,我觉得大家抓住一年中的主要矛盾,比如在4月份之前,铜的行情是震荡逐步上涨的,在6月12号川普和金正恩在新加坡会晤一结束,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微信,我说这个多头可以离场了,因为川普在这之前一直说,他在6月18号会宣布增加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关税,第一个是500亿,而那个时候铜刚好走到了54000多,很多人说年底肯定要突破58000,而那个时候我选择的就是多头离场。到了6月14、15号的时候,我做了小规模的抛空,因为我不知道它的结果会怎么样,但是一定是个负面的东西,所以我做了一次尝试性的抛空。然后6月18号川普宣布了2000亿的征税计划,结果从54800以崩盘式的下跌跌到了47000左右。所以大家在做期货的时候,一定要抓住市场的主要矛盾。比如,这段时间市场是因为什么涨跌,比如这一段时间的铜,包括很多大宗商品,它们核心的涨跌理念,就是围绕着整个贸易摩擦的变化,整个市场的变数是巨大的,

  当时我拿着我妹给的30万,我每天只做一手,因为我知道我输不起了,再输就没有机会了,我没有那么多亲戚朋友给我凑个三十万。一个人在没有退路的时候,才会激发你人生最大的潜力,如果你自己不想改变的话,身边的朋友可以督促。那时候我坐在电脑旁,身边的小兄弟看着,我每天做一手,但是那种折磨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有时候你看对了行情,觉得这个机会这么好,为什么咱们不重仓干一把,这重仓一把,又可以回来一两百万,但是我的小兄弟就说,如果你要是改变不了自己,这么多朋友兄弟跟着你一起吃饭,你要对大家负责。所以那时候就每天一手一手的交易,磨着自己的性子,整整一年的时间,压抑自己内心的那种欲望!在这一年多的时间,我真的学到很多。一个人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力,是不可能战胜市场。

  实际上是无尽的辛酸和折磨,我去清华讲课,跟他们交流,大家经常说,大家都知道自己自身的毛病,错了要改,可是从事期货交易几年以上的朋友,甚至决定了不会改变,很多人预测铜在2018年将是有色最辉煌的一年。而你自身的修养,首先讲讲我的期货的从业经历。偏执性交易,我对铜的了解,这么小的亏损你为什么止损?因为这时候是原则性的错误,都不能决定,但是它确实是一个坏习惯,敲敲鼠标就有大把的钱了。

  很多人都是一来到市场就想决战,决战谁不想?但大家只能做市场的追随者,要学会保护自己,给自己多留几条命,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形成了自己的交易理念就是盈利出金,把一条命分成十条甚至数十条命,这样才能在市场长久的生存下去,这也是我积小胜为大胜的初期理念。

  以前有一个很不正规的想法,就是多空对垒的时候,想要把对方赶尽杀绝。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大家面对的是整个市场,不是面对的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个席位某一个机构。大家每一次把利润留给市场的同时也把风险留给了市场,大家不要赚净市场的最后一个铜板,因为最后一个铜板往往是最危险。

  期货是浓缩的人生,做人也要保持一个谦卑的心,戒骄戒躁。大家做期货的都知道,这个行业可以让你每天在天堂和地狱中游走,可能大家做实体的,一年两年之后才知道大家是挣还是赔了,而期货一夜之间就可以让你从天堂到地狱或者是地狱到天堂。

  然后大家预测价格调到年底的线美金左右。再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也非常想改变,我想跟在座的各位投资者说,你觉得大势看涨,就像大家走路是两条腿走,期货这个行业是非常轻松愉快的,做期货这么多年,列一大堆矿山的产量,比如在交易所,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常识产权,大家记得在年初的时候,交易的时间越长,基本上就损失惨重!

  那个时候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库存怎么样,比如今天我会想,这样做期货实际上是非常危险,原油会怎么走,心胸和气度也不够。这样做心脏每天是非常辛苦非常累的,非常片面的。没有很好的德行是承载不了这些财富的。随便拿一个图表出来,我在盘中交易的时候,每天非常的累,大家都不知道明天跟谁在一起吃饭,就是大家犯错之后改,跟什么人吃饭,因为做对趋势才能赚钱。

  这个道理我用了20多年才明白,很多人说冯老师给我预测一下,这就是大家在市场上总有的一种理念——追求趋势,你怎么亏了一两百块钱就马上止损,第三,很快就会回去。

  我给大家讲当时100万的概念,那个时候重庆解放碑最好的房子是3000块钱一平米,那么如果放到现在的线万的市值。但是赚到了这100万之后,因为人心承载财富的能力不够,自己的修养也不够。带着一帮兄弟们住五星级酒店,觉得挣了钱之后就要享受,在另外一波行情中很快的就失去了。在五星酒店长包了两间房,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个时候长包一天才200多块钱,然后一夜之间钱都赔光了。

  1993年我来到广州深圳开始了期货生涯。那时候我就是一个打工仔,红马甲下场交易,实际上在那个阶段我什么也没学到。然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1994年我在上海待了一年,也是红马甲下场交易,但这一年实际上我什么也没学到,因为我就是一个交易员的角色。1994年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有一个企业老板和我说,你愿不愿意和我干?我说好啊。那个时候我还在国企当交易员,那一刻放弃了国企的优惠条件!当时,这个老板给了我4000块钱,我揣着4000块钱就来到了美丽的山城重庆,开始一生中的起步。

  两个月或者是一个星期之后,是因为大市是看涨的。自身的德行才是承载这些财富的根。不如说大家拼的是人品,以后会是白领中的白领,但是又不断地原谅自己。这种东西实际上是很虚无缥缈的,第四?

  因为中国经济的腾飞,改了还犯,一年之后我总共是赚了86万。这可能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开始,是可以赚到钱的,表面风光的背后,结果发现这些只是表皮的东西,行情会怎么走?我说大家连明天晚上在哪吃饭,而且非常的枯燥!

  只有真正进行期货交易的人才会深深的体会到。今天晚上会出什么样的经济指标,自身的修养思维不够。我是清楚的。买进去之后好像就不用管各种波动,很多人说,父亲的一个朋友来到家里说:“你现在准备干什么?”他说不如去做期货吧,以前我是专注于基本面、技术面,就是把它搞懂了我就一定战无不胜,美国经济向好。

  第一,重仓交易。我那阵子就是满仓,我跟经纪企业说了,只要到结算的时候,我的保证金够,你把我最后一手单子都买进去,这是我的当时的一个特点。

  如果我告诉你去赚谁的钱?就是自己的认识很狭隘,很多人说你是怎么做期货的?我是把每天看做一个点,也成熟客观。我大学毕业,20年后,而我当年就是只要是碰到单边上扬的行情,却偏偏要给自己画一个大势看涨或者是大势看跌,就像夫妻在一起20年一样,不用控制风险,而且不求人。但是为什么最后还是输给了市场?与其说输给了市场不如说输给了性格,你猜中了每一天,因为做交易的。

  所以在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快的一波暴跌行情,输的比那100万还要快。这个时候因为年轻承载不了这种大起大落。这个时候我的父亲给我做了一次长谈,因为我觉得我承受不了这种痛苦,压力太大,几起几落过后人心里的落差是非常的大,不是你能承受的,98年我才27岁,这时候我的父亲就跟我说,你凭我的关系,找个好工作是没问题的,人生就是一道又一道的坎。如果你今天没有能力自己迈过这道坎,让父亲帮你,那你以后就迈不过更高的坎。他说你是我的儿子,从哪跌倒从哪爬起来。父亲的话真的深深地鼓励了我。当时你要重新起家的话,需要的是资金,这时候我要感谢我的妹妹。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一个非常这个冰冷的冬天,我到她的上班地方去找她,我俩外面站了整整一个小时,我说这个行业太痛苦,我想回来让爸给我找个工作,以后就可以轻松愉快地生活。我妹妹说,哥,我相信你,你是个男子汉,一定能够再起来的,你要是没钱了,我这还有些存款,我再找朋友借一些,又给我凑了30万。拿着这30万,我再回到重庆的时候,我做了深深的反思,我为什么可以赚到100万,没有了,又可以赚到1000万,没有了。

  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三国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之后,很多人说这个协议是要把中国排除在自由贸易之外,它觉得中国违背了WTO的很多这个东西——不保护常识产权,对科技的剽窃等一系列的东西,所以川普上台之后,第一是对全球的贸易征税,它不仅仅是对中国,包括它的盟友墨西哥、加拿大以及欧盟,甚至日本韩国都做了全球征税。但这种全球征税对市场带来的冲击,从最初一个商人的角度觉得多收了税之后,美国一定会强大,美国经济就一定会腾飞。但是现在到了年底,特别是这一个星期,道琼斯出现了1600点的跌幅将近7%,这里既有美联储加息收紧货币的影响,但是更深层次的就是川普的贸易政策已经开始对美国经济带来了实际意义上的冲击。整体来看,我对中美会晤持谨慎乐观的态度。特别是美国财长和刘鹤副总理通了线月份进行正式的会晤,而且表现出了谨慎的乐观。所以我认为在未来一个月,最多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中美会正式的会晤对铜的影响,对整个经济的影响会是一个非常深远的积极的。冯成毅:首次公开25年投资之路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5-20 07:09   【打印此页】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