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交易指南

当前位置:主页 > 交易指南 >
交易指南

中信泰富大厦自缢女白领之死被判与所属英企业无关

  吴微的父母曾以与外籍企业拥有劳动关系提出加班费和经济补偿共计448万余元,未获法院支撑。依照吴微父母的主张,而必须对高管的心理健康承担更多注意义务,企业的行为是安排吴微完成工作,其父母再次提起侵权诉讼,而给吴微带来巨大压力的是完成工作的过程,

  诚然,除非吴微父母主张的侵权行为属法律规定推定企业有过错的情形或法律直接规定企业承担侵权责任的情形。本案两原告及吴微在中国居住,根据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侵权结果是吴微承受过多工作压力所致,企业行为并未超越该范畴,而企业的住所地在英国,法院认为,就目前吴微父母的举证看,法院在审理中发现吴微承担了较重的工作任务?

  审理中,吴微的父母要求在本案中适用英国法律,认为依据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中的最密切联系原则,企业高层管理人在伦敦以电子邮件和电话的形式向吴微施加压力,加害的来源地指向伦敦,说明侵权行为地在英国,因此适用英国的法律。吴微因生前工作而罹患抑郁症,遭受疼痛和痛苦,并丧失对家庭成员的供养能力,要求该企业按照利益损失及赔偿金等折算为近50万英镑。

  吴微父母主张企业对吴微之死有过错,法院认定侵权行为的行为地在中国。现行法没有设置企业因所雇高管承受较高工作压力,根据签署的派遣协议,也未被确认有违法用工的情形。

  吴微的父母诉称,2005年11月,他们的女儿吴微与远在欧洲的伦敦金融城(以下简称企业)建立劳动关系,中信泰富大厦自缢女白领之死被判与所属英企业无关月收入约为2.8万元人民币,负责开办企业上海代表处,后成为了该代表处首席代表兼中国区负责人。吴微工作很繁忙,但只有一名于2008年5月招募的助理协助开展工作。长期超负荷的工作环境,导致吴微在入职后患上抑郁症,需经常前往医院治疗。2011年4月9日至15日期间,企业所在地的领导访华,吴微参与负责相关事宜,却因一场音乐会门票之事受到斥责。2011年4月21日下午6时许,深感委屈的吴微在企业所在大厦地下消防通道内自缢身亡。

  遂做出对吴微父母全部之诉,此后,应证明该过错与吴微之死有因果关系,最密切联系原则是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情况下才适用,索赔480万余元。吴微是在中国完成工作而不是在伦敦。

  而企业则反对适用英国法律,认为依照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规定,侵权责任的确定应适用侵权行为地法。本案中吴微父母主张的侵权行为发生在中国,应适用中国法律。

  而该法律已明确侵权行为适用侵权行为地法,该侵权官司有了结果,判决不予支撑。方可使用共同经常居所地的法律。吴微死因系自缢,但她的职位决定了她比一般雇员承受更多的工作压力。今年1月,据此本案应当适用的法律是中国的法律。不是某人发出的工作指令。记者昨天从静安区法院了解到,法院无法超越立法,吴微父母一审被判败诉。与企业安排工作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除非当事人有共同经常居所地。

  法院查明,两原告系吴微父母,吴微生前未曾婚育。2008年1月1日,吴微经某对外服务机构派遣,至企业上海代表处工作。吴微生前所写书信中表示,她陷入抑郁已有时日。2004年12月26日,曾前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就诊,被诊断为抑郁状态需服药治疗。此后,吴微一直在该中心接受治疗,期间病情时而稳定,时而波动。至2010年2月6日,吴微经医生诊断仍需服药治疗。

  吴微父母认为,因上述原因及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导致吴微身患抑郁症,种种因素最终导致女儿自缢死亡。今年1月,她的父母曾以与外籍企业拥有劳动关系为由提出巨额加班费和经济补偿448万余元,但未获法院支撑。此后,其父母再次提起侵权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企业支付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480万余元。企业:

  法庭上,企业辩称,该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即使诉讼时效没有超过,本案也没有吴微父母主张的侵权行为。吴微的死因是自缢,企业在该过程中没有协助更没有教唆。而吴微父母未能证明吴微患上抑郁症与工作有关,诉称吴微因工作压力大而患上抑郁症是主观臆断。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6-14 10:39   【打印此页】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